黄直播app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萧旭耳朵一转,看着周晓彤脸色绯红的捂着肚子,才反应过来。

“晚上没吃?”周晓彤越发脸红,埋着的头轻轻点了一下。

南方的天气燥热,周晓彤又穿着一件淡薄的T恤,此刻汗水一出,衣服几乎贴着白嫩的皮肉。再加上小姑娘低着头,这个角度萧旭又难免喵到一些充满诱惑的东西。

轻咳一声,在心里默念几句非礼勿视,萧旭赶紧转移了注意力。

“正好我也饿了。烧烤摊这会还摆着,我出去给咱买点东西,垫垫肚子。”萧旭说完,也不等答应,就急急的溜出了小屋。

随手关门,吹了巷子里的风,萧旭才觉得躁动的荷尔蒙被吹散了不少。

提了一袋子烧烤回来,萧旭习惯性的推门进来。

“呀!”一声尖叫,急促而清脆。

萧旭一抬头,立马就呆住了。

眼前的周晓彤,才从浴室出来,她的身上只盖着一层淡薄的浴巾。

水嫩的肌肤,晶莹剔透,充满了年轻女孩特有的青春活力。乌漆漆的头发,紧贴着后背,湿漉漉的垂在腰际。

盛夏元气少女活力满满户外写真

单薄的浴巾,根本裹不住周晓彤勾魂夺魄一般的身材。

浴巾下,那一双大白腿,修长笔直,不见一丝赘肉。

手里提着的塑料袋落在地上,萧旭吞咽了一下口水,脑子一懵。

眼前的周晓彤,哪是个女人?她简直就是地狱中的魔鬼,一举一动,都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悸动。

稍稍愣了一下,萧旭立马清醒了过来。

转身关门出去,萧旭还在嘀咕:“可恶的鬼天气,怎么就这么热?”

等周晓彤窸窸窣窣的穿好衣服,他才回了屋子。

“那个……对不起,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此时萧旭满心的愧疚。

脸红又有些慌乱的周晓彤,嗓子里细弱蚊鸣的嗯了一声:“我……我知道,旭哥是好人。”

听到好人两个字,萧旭似乎想起了什么,苦笑着微微摇了摇头,才说:“彤彤,努力找工作,再找个男朋友,也好保护。女孩子,总这样,不是个事儿。”

“嗯。”答应之间,萧旭却没注意到,小姑娘脸上羞答答的,不知为何还有一丝失落。

“吃点东西,早些休息吧。明儿不还要找工作?我有些困了,就先睡了。”

把周晓彤送进卧室,萧旭一个人躺在沙发上。

一夜无话,第二天很早的时候,周晓彤就起来了。

周晓彤给沙发上的萧旭批了一件衣服盖好,又轻手轻脚的收拾了屋子。

没跟萧旭告别,她做完一切之后,悄悄的拉上门出去。

萧旭心里,一直把周晓彤当做一个小妹妹,没有任何逾越的想法。

……

丽人公司,萧旭从保洁部扛了拖把出来,就直奔人事部而去。

能够进行摸骨大业,人事部简直就是萧旭的天堂。

当然不同于精虫上脑的人,萧旭是完全抱着欣赏的态度。当然,这话说出来怕是没人信。但对萧旭而言,人事部的那群女人,确实有意思得很!

一进门,就看到了不远处埋头工作的李浅语。

嘴上一笑,萧旭快步走了过去。

李浅语可不止是脸蛋漂亮,那诱人的身材,足以将她推到尤物这一类。

尤其是此刻她一身黑色的OL工作服,将原本就美妙的身材,约束的更加紧致。

V字型领口,舒展到恰到好处的地方紧紧托起衬衣的轮廓,短裙下,一双藏在黑丝中的美腿,只是随意的动作,就仿佛能把人的魂都勾走一般。

萧旭上下简单的打量了两眼,便不得不承认,制服是个宝啊。

“呀?怎么是?”听到动静的李浅语转过椅子。

“咋了,不认识我了?”萧旭坏兮兮的问道。

“钱宁浩昨天不是?”李浅语还是一副吃惊的样子。

“我早说了,总裁都开除不了我!那孙子能开除我?”萧旭得意的嘚瑟着。

萧某人正盘算着如何才能在人事部,深入贯彻落实自己的摸骨大业。忽的一道阴阳怪气的冷哼在身后响起。

“哼!怎么又是?清洁工就该好好拖地,不准影响她们工作!”看到萧旭,钱浩宁气的鼻子都歪了。

闻言转身,萧旭脸上的笑容人畜无害:“哪只眼睛看到我影响他们工作了?”

“……”钱浩宁指着萧旭。

“以后不准来人事部!”气急败坏的钱浩宁直接赶人。

“我也不想来啊,可是这事儿我说了可不算。要不跟林总说说,给我换个岗位?”萧旭这回说的是实话。

钱浩宁却是越听越气,一个小小的保洁工,还敢说是总裁亲自任命,滑天下之大稽吗?

萧旭简直就是在侮辱他钱部长的智商。

“好,等着,我这就跟林总说,让她亲自开除!”钱浩宁喘着粗气,转身离开。

只是人还没走远,就听到后面的萧旭,一声语气真诚的“谢谢啊”!

这简单的三个字,差点把怒火攻心的钱浩宁给摔个大跟头。

钱浩宁含愤离开,在人事部激起一连串的欢笑。

“姐姐我算是真服了,哈哈……从没见过钱部长这么吃瘪,可真有本事。”李浅语看着萧旭的眼神带着些佩服。

“这算什么?就他那一丁点脑子,跟我斗。”萧旭比划的大拇指和食指几乎不见一点缝隙。

“咦,小姐姐,这眼神不对啊。咋看着我跟见了烈士一样?”

!c最‘新◇¤章q节JP上f…

“噗……”李浅语被萧旭逗的,愣是没憋住笑:“小鬼头,是真傻还是装傻?得罪了钱浩宁哎,他可是有权力直接让滚蛋的。”

萧旭闻言直接白了李浅语一眼:“悄悄告诉啊,林婉清是我未来的老婆,那个姓钱的能开除我?”

“是不吹牛会死星人吧!”李浅语没好气的道。

萧旭嘿嘿一笑:“不吹牛当然不会死。不过我这人有个毛病。一天不算命,就浑身直痒痒。来,今个咱们继续算算,的白马王子,骑得到底是黑驴,还是骡子。”

李浅语被萧旭逗得咯咯直笑,小手被捏了过去,她也没反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