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可以看的污的app视频

赵东等电话响了两声,这才按了接听。

拿到耳边,里面却没人说话。

隐约间,能听见一个女人的呼吸声。

片刻后,电话那边率先打破平静,“你就是赵东?”

赵东略感意外,倒不是诧异被对方猜到身份。

而是这女人的声音,原本她以为会很嚣张,狂妄,跋扈,甚至惹人讨厌。

恰恰相反,语调清冷,声线凛冽。

收敛心思,赵东平静道:“蔡小姐知道我?”

蔡冉笑了笑,“王猛身边的这圈人,除了你,也没谁敢给我上眼药!”

“说吧,给我发这个视频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如果只是为了单纯的恶心我,那不好意思,恐怕要让你失望了!”

赵东见招拆招,“没什么意思,替蔡小姐不公罢了。”

柯佳琪

“虽然没见过蔡小姐本人,不过听声音,蔡小姐应该也是个美女。”

“方东健这个王八蛋,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准备替你教训他一下!”

蔡冉略带兴趣的反问,“哦,那你想怎么帮我教训他?”

赵东调侃的说,“视频呢,我准备送给他们领导。”

“说心里话,方总技术不错,还是值得学习和推广!”

“当然了,我手里还有一段录音,是前几天跟方总喝酒时录得,我也准备交给有关部门。”

“录音的内容涉及到一笔五百万的捐赠款项,至于官方如何定性,我都无所谓,添个彩头罢了。”

蔡冉笑了,“赵先生,还有重头戏?”

赵东承认,“没错,刚刚有一名吴姓警官被官方带走了,至于能从他的嘴里掏出什么东西,看方总的运气吧。”

“蔡总,还满意么?”

蔡冉沉默片刻,忽然道:“赵东,不得不说,你还挺有胆子的。”

“方东健虽然只是我们蔡家的一条狗,可俗话说得好,打狗还要看主人。”

“跟我作对,你真的考虑清楚了?”

赵东回敬道:“蔡小姐言重了,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哪敢跟你作对?”

蔡冉冷笑,“好一个普通老百姓!”

话落,电话里突然平静。

虽然没人张嘴,却能感觉到一股实质性的冰冷通过电话向外蔓延!

方东健瘫坐在地,从第一天见面开始,他就根本没把面前这个男人放在心上。

没想到才几天的功夫,竟然被对方抓到这么多把柄!

察觉到电话那头的沉默,方东健如坠冰窟,“冉冉,你拉我一把!”

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蔡冉终于开口,“嵩山路58号,半个小时后去接人!”

“赵东,能逼我让步的,这些年你是第一个!”

“你有种!”

赵东谦虚一笑,“蔡小姐过奖了!”

电话挂断的同时。

蔡峰狠狠捶着床面,“姐,你什么意思,就这么放过那个姓王的?这王八蛋差点废了我!”

蔡冉站在窗前,抱着肩膀道:“不是保住了么?”

“这件事就此打住,以后你不要管了!”

蔡峰咬牙切齿,“不行,我他妈非得弄死这对贱人……”

他话没说完,房间里响起重重的一巴掌。

蔡冉的手掌定在半空,眼睛里也射出一道寒芒,“蔡峰,别怪我没有警告你,以后不许你再招惹那个姓赵的!”

蔡峰拳头攥的直响,“姐,你怕他?”

蔡冉弯起嘴角,“怕?”

“我只是突然对这个男人有点兴趣罢了!”

……

接王猛的路上,熊晨一边开车,一边感叹,“东子,还是你小子有本事。”

“叶紫为了帮你,不惜得罪方东健,你这魅力不小啊。”

赵东没接话,这次能搞定方东健,还真的多亏了她。

当然了,为了防止蔡家报复,临走之前,他给叶紫留了一个电话。

有这位的面子在,想来方东健也不敢怎么样。

熊晨忽然问,“对了,东子,虽然没有打过交道,可我总觉着蔡冉这个女人不像是这么好说话,该不会有什么猫腻吧?”

赵东笃定道:“放心,她不敢!”

熊晨愣住,“不敢?”

赵东云淡风轻的说,“没看新闻?那天电视里面播报了一则人事任命的提名。”

“事业的上升期,你觉着,蔡冉会放任蔡家的女婿出事?”

熊晨竖起大拇指,“卧槽,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啊!”

赵东笑骂,“滚你丫的!”

“运气好罢了!要不是赶上这次会议,王猛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!”

聊着,很快就到了地方。

一家戒备森严的密闭建筑。

大门处,王猛蹲坐在地,可能是几天没见阳光的缘故,他的脸色略有些苍白。

看见赵东的时候,他满脸歉疚,“东子,这些天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赵东捶了他一拳,“人没事就行,咱们兄弟用不着说这些,回去好好谢谢郁晓曼,为了捞你,家底都快掏空了!”

王猛沉默不语。

……

回去的路上,三个男人各有心事。

尤其是赵东,有些心不在焉。

中午跟苏菲吵了一架,现在越想越歉疚。

吵架的时候,满嘴都是道理。

事后想想,又浑身都是错处。

当初让苏菲去徐华阳那里工作,他的态度是不反对。

既然是工作,有所接触肯定难以避免,现在又抓住这事不放,难免有些不坦荡。

电话拿出了好几次,犹豫之下还是拨了出去。

苏菲那边正在参加一个庆功酒会。

几天来的工作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。

初步的合作方案对方很认可,并且已经签订了正式的合作协议。

整个公司上下一片欢腾,徐华阳的授意下,整个公司放假半天,并且包下了附近一家高档西餐厅。

红酒交错,旋律迷人。

苏菲的心情依旧不好,中午刚刚跟赵东吵了一架,又被郁晓曼近乎背叛的举动给伤了心。

她原本并不打算参加这次酒会,可身份受限,不来不合适。

人虽然到了,整整一个小时,就坐在宴会厅的角落里,也不参加应酬,而是一个人喝着闷酒。

几杯红酒下肚,对赵东的思念止不住的涌上心头。

鬼使神差的掏出电话,下意识的就想打给赵东!

可手指悬停在拨号界面,又硬生生制住。

屏幕亮起,竟然是赵东主动打来的!

她的心情先是一阵雀跃,然后又跌落谷底。

中午时,男人生硬的口吻和语气,现在想想还是一阵绞痛。

难道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