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并安装豆豆免费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现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,萧旭自然也不能置身事外。

萧旭已经是这儿常客了,有个单独的审讯室,审讯室里面放着一张折叠床,还有被子。

“咚咚咚。”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“进来。”萧旭说完就看到严迅一脸无语的站在门前:“吃宵夜不?”

“吃。”萧旭正好肚子饿了,从省城会来,还没吃上饭。

严迅点了外卖,几个警察围在一起吃着饭,严迅拿着盒饭带着萧旭去办公室,紧绷的脸上这才露出无奈:“旭哥,这次是怎么回事?那小子真是谭剑锋的儿子。”

“谭剑锋是谁?”萧旭眉头皱了起来。

严迅愣了愣,萧旭之前说得还挺像的,居然压根不认识谭剑锋?不过这也说明,他从萧旭这儿问不出什么了,有些郁闷的开始吃饭。

萧旭嘿嘿笑了笑:“安心,麻烦落不到头上。”

“嗯。”严迅没再说什么,谭飞身份麻烦,萧旭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这两方的博弈,他本就参与不进去,之所以问这些话,纯粹是因为好奇。

一顿饭吃完,萧旭走进了审讯室,躺在折叠床上,外面一个带着手铐的犯人看到这一幕,懵逼了,他进来这儿,可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,现在居然有人在审讯室睡觉?还提供被子?

唯美蕾丝透纱少女清甜可人唯美写真

“们怎么能区别对待呢?他为什么有床?”

“关屁事。”一个警察一巴掌拍在犯人脑袋上:“给我老实点。”

犯人乖乖的走了,萧旭开始睡觉。

因为军人闹事,本来该休息的警员全来上班了,导致很多警察都烦躁的很。

大早上的,萧旭就听到外面传来警察训斥人的声音,而且警局也嘈杂起来,萧旭干脆不睡觉了,转身走了出去,在警局溜达。

也没人管萧旭,萧旭来过这儿几次,全部全身而退,而且还帮局里破过大案子,刑警队的人几乎都认识萧旭,严迅也提前打过招呼,有几个接触次数多的警察,看到萧旭还打了个招呼。

就在萧旭无聊着继续溜达的时候,严迅跑了过来,忍不住多看了萧旭几眼:“上次带离开的人来了。”

萧旭嘿嘿笑了笑:“带我过去。”

严迅想了想道:“我看她面色挺难看的。”

“可能是大姨妈来看望她了吧!”萧旭随口说道。

“萧旭!”突然一声娇叱响起,把周围的警员都吓了一跳。

萧旭心也蓦然一突,回头看着快步走过来的吴媛,笑着道:“哟,来啦!”

吴媛听到家里又让她来警局接萧旭离开,心中一万个不愿意,但家里的命令她不能违逆,只能过来,听到严迅去找萧旭,她也跟着过去,担心萧旭在这里受到不公平待遇,结果就听到萧旭说她。

只是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:“跟我走!”

萧旭笑着跟上,在吴媛身后看着她魔鬼一般的身材,忍不住发出啧啧声。

吴媛猛然回头,看着萧旭那直勾勾的眼神,恨不得一拳打在萧旭鼻子上,但现在只能忍着,她发誓,她绝对不会再来保释萧旭:“走前面。”

“嗯。”萧旭点了点头,走到了吴媛前面,不过是转过身倒着走,目光落在吴媛胸口,忍不住再次啧啧起来。

吴媛被气得火冒三丈,强忍着怒火走到警局,上了驾驶座:“送去哪?”

“去酒吧街。”萧旭优哉游哉的点燃一根烟,他的车还在酒吧门前停着。

吴媛看到萧旭抽烟,眉头皱了起来,突然伸手将萧旭口中的烟拔了出来,丢出了窗外。

“我说美女,我又没有求过来保释我,别一副我欠的样子!”萧旭撇撇嘴说道。

吴媛咬紧牙关:“我没有高高在上,不过在我的车上不准抽烟!”

“哦,那早说啊,浪费我一根烟。”萧旭偏头看向吴媛:“浪费了我一根烟,是不是该补偿我?咱们去酒吧喝两杯吧。”

“任务期间不能喝酒!”吴媛冷声说道。

“已经将我接了出来,任务早就结束了,喝酒不打紧,而且只是喝两杯而已,别想太多,虽然屁股大,但皮肤太黑了,手上老茧……哟,刚磨的茧啊,该不会是为了见我专门磨的吧。”

“不是。”吴媛气得不行,她就是知道这次过来见萧旭,才将手上的老茧磨了的,至少不会再被萧旭鄙视。

“女人说不是,那就肯定是了,啧啧,不过千万别想太多,我就属于永远得不到的男人那一类……”

“嘎吱!”车猛然急刹,打断了萧旭的话。

“特么给我滚下去!”吴媛急的都开始爆粗口了。

“还没到酒吧街呢……”萧旭有些无语道。

“咔哒!”吴媛直接抽出枪上膛

,只是没等她将枪口对准萧旭,她手中的枪就不见了。

萧旭把玩着手枪:“啧啧,没子弹拿出来吓唬人呢?”

吴媛整个人几乎崩溃了,因为上次和萧旭接触,她对萧旭很有成见,以至于萧旭只是几句话就将她挑拨的怒火中烧。

“啪。”吴媛跳下车猛然关上了车门:“车给个混蛋,爱去哪去哪!”

她感觉再和萧旭坐在同一辆车上,她会彻底的疯掉!

“美女,要不要捎带一程?”萧旭贱兮兮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

吴媛回头就看到萧旭一边开车一边抽烟,险些哭出来,她在部队里面都是无法无天的主,但在萧旭这儿,处处受制,打也打不过,斗嘴也骂不赢,偏偏这混蛋还不要脸。

真应了那句话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。

吴媛选择冷战,大步往前走去,任由萧旭说什么都充耳不闻。

萧旭贱兮兮道:“那我先走了啊。”说完开着车绝尘而去。

吴媛眼泪都快下来了,这算怎么回事?她开着车过来接萧旭,结果萧旭把车开走了,还不管她,用力的跺了跺脚,吴媛打电话叫人过来接她。

而在萧旭离开警局没多久,一辆挂着军区拍照的车到了警局,没费什么工夫就将谭飞接走了。

谭飞坐在车上低着头,跟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。

在他身边,坐着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人,中年人沉着脸,淡淡道:“知道这次错在哪儿了吗?”

谭飞没说话,依然低着头,此刻他的脸上哪儿还有半分的嚣张跋扈,有的只有紧张,他从小到大,最怕的男人,谭剑锋!

谭剑锋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,语重心长道:“对待这种小人物,要快准狠,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,闹得满城风雨,有麻烦的人是,是精美的瓷器,而他只是青瓦片,没必要和他正面交锋,他不够格!”

谭飞听到这话,有些羞愧,正如他父亲说的,他昨晚如果成功的羞辱了萧旭,那又能如何?他的目标只是陈云曦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
想到昨晚的事情现在估计都已经闹得人尽皆知,他的脸也丢了精光,心中有些难受:“父亲,我知道错了!”

谭剑锋点点头,淡淡道:“既然知道错了,那告诉我,错在哪儿了?”

谭飞一时语塞,他说他错了,是他习惯性的说的,在他父亲的强势下,每一次犯错,他都会说知错,但这次,他是真的不知道他错在哪儿了,错在不该和萧旭正面对抗?但这点父亲已经说过了。